靜夜思

□王瞻韜

偶得好書,興頭頓起,便于燈下誦古今名句,隨陶潛采菊,從太白賞蓮,與東坡促膝長談。待書合意盡時夜已珊闌,睡去,卻由枕上夢醒,忽于靜夜之中思得明月。細看時方覺“月色映窗壁生輝。 ”遂衣起身,與月相會。

舉目,但見天色如墨,一如沉寂的大海,無浪。若天只是一味的墨色,就讓感覺有些單調了,于是,大自然的造化便從這里顯出來了,他以他的鬼斧神工之力,為這天空鑲了一顆眼睛----月亮,使這大片的墨色得到升華,凝聚為月的清輝。

想是羞了,月把一片云彩拉過來遮掩她那美麗的容顏,卻不小心撕碎了它,化為點點星光,蕩了開去,在天上,也蕩了開去,在我的心里,月亮是無私的,他把通體的清輝灑向人間,撫慰月下每一個受傷的心靈,而自己卻忍受了高處不勝寒的孤獨。

小時候,我總是在外婆的口中尋找月亮,那時,我躺在外婆的懷里,外婆在庭院里,庭院在憂傷的月光里。外婆不厭其煩地一遍遍地講著嫦娥奔月、吳剛伐桂這些關于月的故事。我就在外婆溫柔的聲音里沉沉入睡。在夢中,月亮變為剪不斷的絲線,隨著我年齡的增長繞啊繞,編織成一幅幅畫卷,在畫卷里,一個名叫吳剛的人在不知疲倦地砍著月桂樹,而嫦娥抱著玉兔在向人間張望,她的目光似留戀不舍,又似哀傷惆悵。

長大些,便不再癡迷于神話故事。便從生活中尋找月亮,當我為外婆捶背,為工作了一天的疲倦的父母送上一杯茶時,我從外婆舒展的皺紋里,從父母濕潤的眼睛里,讀出了月亮的意蘊。

再長大些,便從一本本古典名著中尋月,便知月有“明月出天山,蒼茫云海間”的壯麗。于是,不禁再一次將月珍藏在心里。

一絲微風將我拉回現實。累嗎?月既能成為神話,她的內涵一定無限。在這明月的靜夜,我遨游歷史的長空,與古人對話、與蒼天下棋,用心作注,以星為子,其樂無窮。

作者為慶云縣作家協會會員,慶云一中學生。

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德州新聞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德州新聞網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 德州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②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德州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③鑒于本網發布稿件來源廣泛、數量較多,如因作者聯系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系,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,請主動與本網聯系,提供相關證明材料,我網將及時處理。

男男同志GV高清在线观看